当前位置: 首页 > 媒体报道
一把红雨伞
作者:王浩  发布时间:2014-08-22 16:00:18 打印 字号: | |
  我在基层法庭工作10年,审理了近2000件案件,其中一起案件的调解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。

  前年夏天的一个下午,我正在办公室写判决书,意外地从外面冲进一个约二十几岁的女孩,一进门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:“王法官,你要帮我做主,那不要脸的居然将我孩子给抢去了……”我连忙扶起她,询问事情的原委。原来她是我准备第二天下午开庭的一起离婚案件的原告禹某,其丈夫冷某担心法院在处理时不把孩子判给他,便事先将孩子从女方处抢走。我耐心地听完禹某的倾诉,进行了劝说和疏导,让她先平静自己的心情,相信法院一定会秉公办理。

  随后我立即电话联系被告冷某了解相关情况。他的情绪比较激动,表示双方是父母包办婚姻,婚后一直各自在外打工,没有建立起感情,对离婚没有意见,唯一的要求就是女儿要随其生活。我在电话中对被告冷某耐心地进行开导,解释相关法律规定,并建议让他找亲戚朋友帮助协调,争取以调解的方式解决问题。

  根据该案的实际情况,我考虑到如果简单地进行开庭判决,可能会激化双方当事人的矛盾,不利于案件的处理,便通知双方于第二天上午先来法庭调解。

  为组织双方进行庭前调解,我事先邀请了双方当事人所在居委会的民调人员到场协助。双方争议较大,我提出了调解方案:“你们双方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好,可你们双方争来争去伤害最大的也是孩子,孩子现在不到两周岁,随母亲较为适宜,孩子大了可以考虑到男方处读书,你们虽然离婚,应为孩子着想……”冷某像个榆木疙瘩,半天时间,不管你怎么讲,他就是不开口,偶尔说一句:“法官,离婚我没意见,但孩子要归我。”调解时间过得很快,说着说着就到了中午下班时间。眼见调解无望,我便通知双方下午按期开庭。不经意间一抬头,我发现外面竟飘起了小雨,冷某没带雨具,下楼时脱下外套往头上一遮,准备回家。我喊住了他,随手拿了一把红色的雨伞递给冷某。冷某愣了一下,什么也没说,拿走了雨伞。

  下午冷某意外地将孩子带到了法庭,并将红雨伞还给我。他突然对我说:“你是个值得依赖的法官。”调解在我的主持下出奇的顺利,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了调解协议,女孩6周岁前随原告生活,6周岁后读书时随被告生活,双方都有权探视。调解协议达成后,被告冷某将一直哭闹的孩子当庭交给了原告禹某。看着孩子依偎在母亲怀里甜美的笑容,我满意地长吁了口气。

  多年的办案经历,让我深感作为一名基层法院法官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,钝化矛盾,那就是时刻谨记,想当事人所想,急当事人所急!
责任编辑:bgs